美业专栏

没有尽头的师徒对话

中国有句老话:教会徒弟,饿死师父。

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中国再有一句老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这三句话,充分地释放了中国人的处事哲学:任何事情,都可以两方面看,都可以两方面说。最后,把这三句话放在一起研读,你会发现,最后等于什么都没说,怎么弄都行,完全看当事人自己的动作,怎么做怎么有理。

第一句和第三句是完全对立的,第二句是中庸之道,师父教徒弟,教一部分,后面看自己的努力和造化。这三句话放在一起给西方人看,绝壁晕菜。

 

在中国的高等学府里,学生们通常把自己的导师不叫“导师”,叫“老板”。为什么?原因很复杂,大概是导师对弟子的命运握有相当大的权力,掺杂了些许商场文化和江湖气。但是师承关系是从考试开始的,又有一道大学的围墙圈着,相对简单。可是到了社会上,事情往往不那么简单了。

中国的医美圈里,大夫们常常说自己就像个手艺人,“大国工匠”么,这批“匠人”现在纷纷到了该收徒弟的时候了。凡是有资格收徒弟的大夫,年纪基本都在半百以上,技术的传承问题摆在面前,但徒弟从哪儿来呢?只能从身边找,或者从社会上招,师徒双方的心态比起大学里的情况,不知道复杂了多少倍。

见过太多的师徒故事。今天,说一说郭树忠教授与师俊莉大夫的“师徒对话”。

 

在百度上搜“师徒对话”,除了搞笑版的和尚和悟空系列,就是郭教授和师大夫的“师徒对话”了,有关鼻整形的。之所以这个对话有意思,并不是说对话本身,而是他们的师徒关系。

医美界的“师徒对话”,已经发到了第29期,从语气上看,很像是在模仿那场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对话,那场对话发生在2400多年前雅典广场,苏格拉底和他的学生柏拉图。

柏拉图问:什么是爱情?苏格拉底让他去摘麦穗,要最大的那一株,但是柏拉图空手而归,因为前面总有更大的。苏格拉底说:这就是爱情。

 

如何做师父,如何当徒弟,这一对师徒,做出了榜样。

 

医美界,师父带徒弟的风气,尚未形成,有些医生,不允许别人观看自己的手术,甚至连手术室都不让进。我观察了二十几年,这种大夫真正成为大家的,一个也没有。

国内还有一个不好的现象,就是徒弟对师父不够尊重。本来一个最讲究礼仪的国家,在师徒辈分上的规矩,远远不如韩国,怪不得人家把中国的不少传统说成自己的,你自己都不要了,还不许我要么?

王冀耕教授曾经和我说起他退休后的场景,最大的希望竟然是年节假日,能有徒弟学生拎着薄礼看望自己。听上去是不是有点心酸?

希望郭树忠师父和师俊莉徒弟,能够一直对话下去,教学相长,功德圆满。

 

本文作者丽格李滨,已授权做美业网发布,文中观点仅供读者免费获取相关知识之用,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留言联系做美业网。

(0)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