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业专栏

穷途末路的生活美容院

2018/5/14编者按

苑兵是我以前的同事,现在是欧华美科的CEO,也是大美容领域的KOL。他时常在朋友圈里发表高论,观点犀利。前两天他又发了一个故事。巴菲特在53届股东大会上,被一名8岁的股东问住了,差点怀疑自己买错了股票。

小女孩问道:“为什么伯克希尔很多的投资已经偏离了之前的早期轻资产投资理念,尤其是为什么要投资BNSF(北伯灵顿铁路公司),而不是买轻资产的公司,比如更多地持股美国运通?”

巴菲特迟疑了一下:“这个问题实在把我难倒了,我甚至庆幸她不满9岁,她9岁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提出多深刻的问题。”接下来,他和芒格两位90来岁的投资大师轮流向8岁股东解释所投资的资产的价值。

苑兵有感而发,就资产的价值问题发表议论,涉及到美业的企业价值话题,一针见血。我向他建议把这些议论编成一篇文章,以下是经过编辑的内容。

 

好多低效率的商业模式,规模越大成本越高,比如乐视,没有协同,只有拖累,最终只能靠骗了。中国很多所谓的互联网平台也是如此......低效率不一定不能做大,但其必死!中国生活美容业的繁荣,很大程度是在人口红利期,低成本劳动力促进了劳动密集型美容院的发展。

当下人口老龄化,需要提高劳动力的附加值,生活美容业如果希望通过技术提高劳动附加值基本不可能!因为美容院的劳动力专业技能太低,无法提升劳动附加值!

特别是当下这个高负债高成本的经济阶段;如何提高低教育水平的劳动力附加值来适应高成本社会的时候,唯一出路就是欺诈消费者,搞大力丸、大健康了……

随着医美第三方平台出现,使得医美项目普及化,生活美容想通过医美分成已无附加值空间,即转向所谓“大健康”?

大健康是什么?其具体项目合法依据又是什么?不能用一个大健康的概念,就去说美容院是否合法?

美容机构涉及临床行为,如基因检测、生物化学等涉及临床的医疗行为,肯定违法!

同时消费者接受医疗服务,其医疗法理是医疗资格机构的缴费单据(发票)、病例、医械药品、执业资格人员等多个要素构成的合法行为!

美容院所谓大健康项目合作,发票开具谁的?收费机构是否具备医疗资格?项目是否合法?分成所得税是否缴纳? 这些合法性,不言而喻…

未来20年医美机构数量激增,生活美容机构数量萎缩是必然趋势……10年前台湾是生活美容的模式、技术、人才输出地,现在台湾还有美容院吗?

无论是医美项目分类对美容机构规范的约束,还是社会生产要素成本,都让生美的效率越发低下;为此,中大规模的美容院,这几年纷纷建立自己的两级甚至三级连锁!生美+医美+抗衰老医疗自供应链体系。

而小微美容机构靠自身升级,几乎不可能!这意味着美容产业投资门槛也在加高,比拼的是规范市场的劳动力附加值和供应链能力及投资。

生活美容业再也不是夫妻俩、姐妹俩的小生意,这就是美业供给侧改革的形势,该死的的死,该新生的新生……

 

本文作者丽格李滨,已授权做美业网发布,文中观点仅供读者免费获取相关知识之用,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留言联系做美业网。

(0)

本文由 做美业网 作者:dengxi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