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拍引发的惨案 – 做美业网

美业专栏

一个自拍引发的惨案

迷恋自拍,是一种病。 

 

2014年7月,成瘾性自拍正式成为“精神病”,美国精神病协会将其定义为“强迫症”。病因是现实生活中严重缺乏自信,自尊心缺失。

 

有一些沉溺于自拍的人为此献出了生命,他们的死叫  “自拍死” 

  • 2014年4月,俄罗斯女孩齐妮娅爬上铁路桥自拍,跌倒后抓住高压线,电死
  • 2014年5月,波多黎各音乐人贾迪尔在飞驰的摩托车上自拍,撞死
  • 2014年,墨西哥21岁男子拿着新买的枪玩自拍时,走火爆头,崩死
  • 2015年新年,一名学生在纽约四季酒店自拍时坠楼,摔死
  • 2016年4月,一位19岁的广东女孩和飞驰的火车自拍合影,碾死
  • 2016年6月,28岁的韩国游客在秘鲁戈克塔瀑布自拍时,从500米高度坠落,淹死

这些例证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从2013年到2018年这5年间,全球因自拍而丧命的人数早已超过千人,平均年龄21,大部分是男性。

自拍引发人为灾难是极端的,源自于对社交媒体的存在感有疯狂迷恋的行为,避免这种行为相对容易,因为它显而易见;而沉溺于自拍引发的心理问题则是普遍的,具有难以察觉的特点,属于渐进式损害,很难避免。

最严重的心理损害是为了自拍好看而去整容。网红脸的流行原因里就有“自拍癖”的身影

 

美国新泽西罗格斯大学医学院副教授

Boris Paskhover 认为:

年轻人不断在社交网络上发自拍照,以为这些照片代表自己的真实面貌,为了让自己在自拍照中更好看,不惜做整容手术来提升自己的社交媒体形象。但是他们很少意识到,自拍其实相当于便携式哈哈镜的效果。

智能手机自带的美化功能,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已经让自拍照片变成了超现实主义作品,所以自拍照再美化也不如真人好看。手机中的镜头在角度和比例的变化作用下,人的五官比例也发生改变,比如鼻子,脸距离镜头越近越大,正常距离也会比原来的比例增大30%。如果为了满足自拍的视觉效果去求助整容医生,就太荒诞了。

 

美国面部整形修复学会2017年的一项调查中,55%的整形医生表示,患者希望通过整形手术提升自拍形象,这个数据比上一年增长了13%。许多人自拍之后,看见自己的照片,眼前一黑。

 

  “再丑也要发自拍!” 

慕尼黑大学的调查证明了一个事实:人们喜欢自拍,但并不认同自拍的效果。参与调查的人来自奥地利、德国和瑞士,77%的人经常自拍,但62-67%的人同意自拍存在消极后果,对自尊心有负面影响。这是一个悖论。

没有医生会参考消费者的自拍照来作为整容设计的依据,但是有些医生会尽量满足客人的要求,在医学可能的范围内做出夸张的效果,这一点目前在整形美容界充满了争议,例如巫文云大夫组织的“反网红鼻联盟”就是这种争论的表现。

 

为数众多的互联网远程医疗项目,将目光聚焦在利用手机自拍来进行网上诊断的依据,事实证明,在手机没有解决自拍变形问题之前,这种远程看诊方式并不具备可操作性,有经验的整容医生们对不相信来自手机自拍的照片。

只有与脸和器官的形态无关的诊疗活动可以在网上进行。

 

受自拍照的影响而整容是不可取的行为,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本人,都应该加以辨别。患者本人常常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更多的还是依赖医生的诊断。不管是网红脸还是网红鼻,不仅仅波及到患者的形象,还会给患者的生活带来负面作用。

 

本文作者丽格李滨,已授权做美业网发布,文中观点仅供读者免费获取相关知识之用,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留言联系做美业网。

(0)

本文由 做美业网 作者:dengxi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