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业专栏

澳洲爆水丸,口服界又一骗局

口服“玻尿酸”美容的骗局。

并不是针对澳洲爆水丸,我想说口服美容的东西都是辣鸡(不接受任何反驳)。不管你研究资料有多厚、论证有多全面,骗人的就是骗人的。

▲HELIOCARE内服防晒丸

听说口服防晒Heliocare胶囊被扒了?作为吃瓜观众的我拍手称快,这种伪科学就该被打入地狱。

本文只说透明质酸口服是否真的可以美容,专业术语过多,想看结论跳到最后。

 

澳洲爆水丸

■宣传功效(破绽百出)

比起其他化妆品,补水只能达到角质层,无法达到真皮层,内条外养是王道,所以需要食用补水产品哦。

打针填充无法达到很好效果,很多人很难代谢掉,而且很片面哦,水光针打不好会压迫组织,会造成组织溃烂的情况。

口服玻尿酸是安全性最好的补水方式,爆水丸让你拥有小分子玻尿酸和纳米级胶原蛋白,简单口服即可达到深度补水与全面补水的效果,90%的吸收率的透明质酸和纳米级别的胶原蛋白,可充分补水以及维持肌肤的弹性度。

■吐槽

看到没,这就是微商宣传的特点:夸张效果,措辞混乱

 

透明质酸是什么

首先,你得知道透明质酸是什么?

透明质酸是一种由D-葡糖醛酸(GlcA)和N-乙酰氨基葡糖(GlcNAc)双糖单位交替连接而成的直链高分子糖胺聚糖[1]。透明质酸酸性粘多糖,属于大分子物质,分子大小在5000~20,000,000道尔顿之间。

当口服透明质酸后,透明质酸通过消化系统的时候会发生以下三种降解方式:胃部的pH值较低,透明质酸在该环境会发生酸解;肠道的pH值较高,透明质酸在该环境会发生碱解;酶水解。

酶水解是透明质酸在机体正常情况下的主要降解方式,在透明质酸合酶和透明质酸酶(AHase)的共同作用下,体液中透明质酸的浓度保持动态平衡。AHase是一个内切糖苷酶,可将高分子透明质酸降解形成寡糖,然后β-D-葡糖酸酶和β-N-乙酰-D-氨基己糖苷酶这两种外切酶将透明质酸寡糖进一步降解成组成透明质酸的两种单糖GlcA和GlcNAc[2]

此外,阳光中的紫外线照射会产生活性氧自由基,透明质酸与氧自由基发生反应,机体通过透明质酸的降解来清除过量的自由基,保护机体免受其害[5]。这是光老化引起的透明质酸降解,与皱纹形成有关。

 

口服透明质酸降解与吸收

透明质酸酶AHase是一个内切糖苷酶,可将高分子透明质酸降解形成寡糖,然后β-D-葡糖酸酶和β-N-乙酰-D-氨基己糖苷酶这两种外切酶将透明质酸寡糖进一步降解成组成透明质酸的两种单糖GlcA和GlcNAc。因为GlcA和GlcNAc是组成透明质酸的单糖,当然与透明质酸的体内代谢有关系[2]

▲透明质酸酶解产物

1962年,Kohn[6]研究发现,GlcNAc在体内的降解代谢有一定的困难,它在胃中无吸收,从大鼠分离的肠道片断来看,它的肠道吸收速度也有限,平均相对吸收率为34%,远低于葡萄糖。这就意味着,GlcNAc来不及被机体吸收利用,就会被排出体外

当然,GlcNAc有自己的使命,它在体内的代谢方向是合成而不是降解,是与其他物质合成糖胺聚糖和蛋白聚糖等。

2001年,日本学者[7]用放射性同位素14 C对GlcNAc中C1原子进行标记,通过大鼠实验测定GlcNAc在体内的代谢。结果表明,约60%的GlcNAc作为碳源和能源被利用,约20%随着粪便排泄出体外,约20%在体内广泛分布于结缔组织和软骨组织中,皮肤组织中的糖胺聚糖和蛋白聚糖中也含有丰富的该物质,但并不是由外源GlcNAc合成。

1971年,Karzel[8]研究了氨基糖类及GlcA对成纤维细胞蛋白聚糖代谢的影响,结果发现:氨基葡糖类、GlcNAc,N-乙酰氨基半乳糖对蛋白聚糖的生物合成起促进作用,而GlcA则没有体现功能。

2001年,Saito[9]研究大鼠口服GlcNAc对皮肤透明质酸含量的影响,将引GlcNAc与基础饲料混合后喂养,于9~13周连续测定真皮和表皮中透明质酸的含量。结果表明,透明质酸含量随GlcNAc摄取量的增加而增加

2005年,蒋秋燕[3]通过分别给大鼠口服GlcA、GlcNAc及GlcA和GlcNAc等摩尔配比溶液进行研究。结果表明,单独口服GlcA在大鼠体内未能促进透明质酸的合成,单独口服GlcNAc则可利用大鼠体内的GlcA合成透明质酸。且合成过程从口服后4h左右开始持续到13h,而GlcA和GlcNAc等摩尔配比组,由于底物齐全、比例合适,体内合成透明质酸的效果最明显。

2015年,So-Young Ma[10]通过喂食小鼠透明质酸观察到的透明质酸在小鼠胃和小肠的吸收值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通过放射性同位素单光子发射计算机化断层显像可以看出透明质酸在肠胃内的排泄过程。24小时后,很大一部分透明质酸都留在肠胃道内,皮肤利用度不高

综合各位学者的研究结果来看,口服透明质酸后,是以降解为单糖吸收为主,得到合成透明质酸的前体物质。从药效学的角度来看,口服透明质酸的效果应该比口服其组成中的单糖要好。

通过口服透明质酸来达到合成透明质酸的效率约为20%,皮肤利用度不高,60%被用作碳源利用合成ATP,剩下20%就排出体外了。

 

辟谣环节

▲庞大的微商团队

 

宣传点1:当越来越多的网红去吃并转发照片的时候,你还不心动?

辟谣:是的,这么多蛇精脸(卧槽,还有男人)开始吃、开始转发照片的时候,我就心动了。我觉得,是时候拿起科学的武器打瞎你们这些蛇精病。

宣传点2:澳洲爆水丸口服4小时候明显增加皮肤内透明质酸的含量,可达90%的吸收率。

辟谣:第一,4个小时就能增加?4个小时是开始吸收利用。而且,能用到皮肤里的透明质酸原料只有20%,这就意味着大部分和吃明胶没区别。

宣传点3:很多人看到这一定会好奇这个神奇的补水神器———V+Lab爆水丸。

辟谣:补水神器?我还吃继续吃我的大西瓜吧,2毛钱一斤,划得来。

宣传点4:无论含有多么优秀的成分的护肤品通常都不可能及至真皮部分,特别是因透明质酸HA的分子量大,仅涂抹表层是不可能被真皮吸收,所以很多护肤品用了也是白用。

辟谣:你还想不想混了,说大实话会被群殴的。不过,看你这么诚实,哥保护你。

宣传点5:为什么不能直接喝水补水呢?皮肤中真皮层主要的支撑结构为透明质酸,如果没有透明质酸就无法保持水分。如果只是喝水,那水分没有透明质酸的保存,还是会很快流失的。

辟谣:真皮层不缺水的;喝水会润湿肠胃呼吸道,当然吸收不了就以尿液的形式排出去;商家这一段话可以当屁放。

宣传点6:V+Lab爆水丸除了补水之外,另添加纳米级胶原蛋白,针对皮肤不仅有补水保湿,更有美白舒缓,改善肌肤肤色的功能。

辟谣:没错,除了吃着玩没啥用处。

宣传点7:这是大K老湿推荐吃的,没什么问题吧。

辟谣:K他妈,他是来骗你钱的,你吃死了好继承你的蚂蚁花呗。别什么人都叫老湿,就他那点含水量都不够蒸发的。

 

参考资料

写文章要将数据(虽然不怎么靠谱)。

[1] WEIGEL P HFROST S JMCGARY C Tet alThe role of hyaluronic acid in inflammation and wound healing[J]. Int J Tissue React, 1988, 10(6):355-365.

[2] VARKI ACUMMINGS R DESKO J Det alEssentials of Glycobiology[M]. New York:Cold Spring Harbour Laboratory Press, 1999:275-276.

[3] JIANG Q YLING P XHUANG S Let alStudy on absorption of hyaluronic acid after an oral administration in rats[J]. Chin Pharm J(中国药学杂志), 2005, 40(23):1811-1813.

[4] Parveen DahiyaReet KamalHyaluronic AcidA Boon in Periodontal Therapy[J]. North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 2013, 5(5):309-315.

[5] 蒋秋燕, 凌沛学, 张天民. 透明质酸口服给药的研究进展[J]. 中国药学杂志, 2006, 41(10):729-731.

[6] KOHN PWINZLER R JHOFFMANN R CMetabolism of D-glucosamine and N-acetyl-D-glucosamine in the intact rat[J]. J Biol Chem, 1962, 237(2):304-308.

[7] ZHAO L MXIA W SCharacter of N-acetyl-D-glucosamine and its application in food[J]. Food Sci Technol(食品科技), 2001, (6):31-34.

[8] KARZEL KDOMENJOZ REffect of hexosamine derivatives and uroinc acid derivatives on glycosaminoglycan metabolism of fibroblast cultures[J]. Pharmacology, 1971, 5(6):337-345.

[9] M SaitoY MatahiraSkin care of food composition containing N-acetyl-glucosamine[P]. EP 1075836, 2001-02-14.

[10] So-Young MaYou Ree NamJongho Jeon, et alSimple and efficient radiolabeling of hyaluronic acid and its in vivo evaluation via oral administration[J]. J Radioanal Nucl Chem, 2015.

 

本文作者墙歪歪,已授权做美业网发布,文中观点仅供读者免费获取相关知识之用,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留言联系做美业网。

(6)

本文由 新做美业网 作者:阿歪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